圓通集運香港 | English
全國諮詢熱線:
青島總部:0086-532-85760908
濟南辦事處:0086-531-89653538
您的位置: 圓通集運香港>>新聞中心>>業界資訊

聯繫我們contact us

山東墨爾文國際物流有限公司

青島總部:

山東省青島市市南區香港中路10號頤和國際B座1903室

電話:0086-532-85760908

傳真:0086-532-85760907

郵箱:malvernlogistics@163.com

濟南辦事處:

濟南市歷下區匯展國際香格里拉西北塔1861室

電話:0086-531-89653538

業界資訊

船舶超載的認定及其法律後果

時間:2017-09-29 17:26:30 來源:本站 點擊:151次

  船舶是否超載應以船舶實際排水量是否超過核定滿載排水量為判斷標準,船舶裝載貨物總重超過參考載貨量不能作為認定船舶超載的依據。

  船舶超載違反了承運人適航義務中有關船舶載貨的要求,構成不適航。但船舶碰撞造成的貨損糾紛是一般侵權糾紛,實行過錯責任原則,過錯方承擔貨損責任以其行為與貨損事實間存在事實上的因果關係為前提。若船舶不適航與貨損結果之間缺乏因果關係,則不能以不適航為由判令超載船舶承擔貨損責任。

  案情分析:

  原告:某財險公司天津分公司

  被告:寧波某海運公司

  “曙星1” 輪系被告所有,參考載重量為15794噸。2013年1月9日,該輪裝載15958噸鋼材自曹妃甸港起運,其中包括馬鞍山市某制管公司等12家企業所有的涉案14955.84噸鋼材,涉案貨物價值56217092.80元。

  2013年1月12日18時08分,“永星7”輪在駛往長江口途中,與錨泊的“曙星1” 輪發生碰撞,造成“曙星1”輪及船上貨物沉沒。事故發生後,貨方對在水下的全部涉案貨物進行處分,取得價款19408193.58元。

  原告系涉案貨物運輸保險的保險人,涉案貨損事故發生後,原告向涉案貨物的權利人支付保險賠償款34367909.46元,並取得代位求償權。

  上海海事局吳淞海事處對涉案碰撞事故進行了調查,查明:“永星7”輪船長在起錨後操縱船舶不當是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永星7”輪在碰撞後應急處理不當。上海海事局吳淞海事處認定“永星7”輪應承擔涉案碰撞事故的全部責任。

  本案被告就涉案船舶碰撞事故,於2013年7月2日在上海海事法院對“永星7”輪船舶所有人提起船舶碰撞損害責任糾紛之訴。法院經開庭審理判定“永星7”輪船舶所有人應就其所屬的“永星7”輪對涉案碰撞事故承擔全部責任,該判決已生效。

  原告訴稱,“曙星1”輪在事故航次中超載,被告作為“曙星1”輪的船舶所有人,應按照其過失程度比例對貨物損失承擔5%的賠償責任。原告系涉案貨物的保險人,依法取得了代位求償權,故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賠償貨物損失1718395.47元及相應的利息損失。

  被告辯稱,被告所屬的“曙星1”輪對涉案碰撞事故無過失,“曙星1”輪在事故航次中並未超載,即使超載也與涉案碰撞事故無因果關係,因此被告不應對涉案貨物損失承擔賠償責任,請求法院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裁  判

  上海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系因船舶碰撞引發的財產損害責任糾紛。涉案貨物由被告所屬的“曙星1”輪載運,因碰撞事故產生損失,原告系涉案貨物的運輸保險人,支付了保險賠償款,依法取得了代位求償權,原告有權基於侵權法律關係要求被告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關於事故航次中“曙星1”輪是否構成超載,被告辯稱,船舶是否超載應以船舶的實際排水量是否超過核定的滿載排水量作為判斷標準,船舶裝載貨物總重超過參考載貨量不能作為認定船舶超載的依據。法院認為被告的抗辯意見符合航運實際,海事行政主管機關調查後作出的水上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中未認定“曙星1”輪超載。原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曙星1”輪在事故航次中超載應承擔因此而來的不利後果。法院最終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評  析

  船舶超載的認定

  船舶超載,是指船舶裝載後未能保留最小幹舷,船舶沒有保留足夠的儲備浮力,即船舶的實際排水量超過了船級社核定的滿載排水量。可見船舶的實際排水量與船舶裝載的貨物總量(即淨載重量NDW)並非同一概念,而船級社核定的滿載排水量與船舶檢驗證書中記載的參考載重量亦非同一定義。

  實際排水量(фS)是指空船排水量(фK)和總載重量(DW)的總和,其公式為фS=фK+DW,DW=NDW+∑G(航次儲備量)+C(船舶常數)。從公式可以看出,隨着航次儲備量∑G和船舶常數C的變化,淨載重量NDW也隨之變化。如果船舶在某航次儲備了較多的燃油、淡水和備件等,就會出現即使船舶裝載貨物小於正常情況下的質量,也會導致船舶超載的情況。而船舶檢驗證書中記載的參考載貨量是船舶設計時針對某類積載因數的貨物計算出的近似值,只對船舶裝載某些貨物的質量具有一定的參考作用,並不能作為認定船舶超載的依據。

  此外,判定船舶是否超載還應當考慮弦外水密度大小。《1966國際載重線公約》第12條規定:“①除本條②和③所規定者外,船舶兩舷相應於該船所在的季節及其所在地帶或區域的載重線,不論在船舶出海時,在航行中,或者在到達時,都不應被水浸沒。②當船舶處於密度為1.000的淡水中時,其相應的載重線可以被浸沒到國際載重線證書上指出的淡水寬限。若密度不是1.000 時,此寬限量應以1.025和實際密度的差數按比例決定。③船舶從江河或內陸水域的港口駛出時,准許超載量至多相當於從出發港至海口間所需消耗燃料和其他一切物料的重量。”弦外水密度對於測量船舶是否超載至關重要,不僅因為船舶在不同水密度的水域中排水量體積不同,更為重要的是,船舶穩性資料裏面的所有數據以及載重線的勘劃都是基於標準海水密度(1.025噸/立方米)基礎上計算和設置的。在中國沿海的一些港口,特別是一些海河港口,夏季與冬季的水密度變化較大,有時差值超過0.2,明顯影響船舶載重量。

  因此,雖然本案中“曙星1”輪在事故航次中實際裝載15958噸,超過船舶檢驗證書中記載的參考載重量15794噸,但僅憑這一事實不足以認定“曙星1”輪超載。

  船舶超載構成不適航

  適航是指船舶在各個方面能夠滿足抵禦預定航次中通常出現的或者能合理預見的風險,適合運載約定的貨物並最終完成預定的航次。適航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的內容:(1)對船舶本身的要求,包括船機的設計結構、性能和狀態、船舶燃料物料等的配備等;(2)對船員的要求,應配備一定數量合格的或有經驗的船員;(3)對船舶載貨的要求,如貨物的積載與裝載等。承運人或船東在裝載貨物時應考慮到船舶的總體安全,避免超載和不平衡裝載影響船體結構強度,造成船舶不適航。

  在武漢某船務公司訴某財險公司武昌支公司船舶保險合同糾紛一案中,武漢海事法院認定,“‘中江機6號’船舶在事故航次中實載貨物1246噸,船舶水尺3.89米,實際幹舷410毫米,不能滿足船舶檢驗機構核定的該船在B級航區航行的幹舷要求,其裝載超過船舶載重線標誌,系超載運輸,屬於船舶不適航……船舶超載直接導致船舶加大吃水,增加航行阻力,降低船舶穩性、抗沉性及操縱性能,危及船舶航行安全,與船舶擱淺直至沉沒具有因果關係……”

  在海牙—維斯比規則體系下,開航前和開航時謹慎處理使船舶適航被認為是承運人援引各項免責規定的先決條件,適航義務被稱為海上貨物承運人的“首要義務”。如果貨損事故是由船舶開航前或開航時不適航原因造成的,承運人應負貨損的損害賠償責任,並可能無法享受海事賠償責任限制。船舶碰撞損害賠償案件中,如果船舶不適航與碰撞的發生之間具有因果關係,則不適航的船舶需承擔相應的責任。

  船舶超載對碰撞引發貨損責任承擔的影響

  船舶超載違反承運人適航義務中有關船舶載貨的要求,構成不適航,但不適航並非其承擔責任的充分條件。船舶碰撞造成的貨損糾紛實行過錯責任原則,當事人承擔貨損責任應以其行為與貨損事實間存在事實上的因果關係為前提。若不適航與貨損的發生或擴大之間缺乏因果關係,就不能將不適航作為判令超載船舶承擔碰撞引發的貨損責任的依據。

  具體到本案,即使“曙星1”輪在事故航次中構成了超載,因碰撞事故發生時“曙星1”輪處於錨泊狀態,且該輪已安全自曹妃甸港航行至上海長江口附近水域,無法認定船舶超載與碰撞的發生有因果關係。“曙星1”輪及船上貨物在碰撞事故發生後沉沒,海事行政主管機關調查後作出的水上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中並未提及“曙星1”輪的載貨量對貨物損失的發生或擴大存在影響,原告也未提供證據對“曙星1”輪的載貨量對貨物損失的發生或擴大存在影響予以證明。因此原告有關被告應對涉案貨物損失承擔5%的賠償責任的主張無事實和法律依據,難以得到支持。




    標籤: